主页 > 阅读热点 > 此光刻机非彼光刻机!苏大维格股价暴涨引来关注函,为何定增前公司并不自称做光刻机

此光刻机非彼光刻机!苏大维格股价暴涨引来关注函,为何定增前公司并不自称做光刻机

imtoken官网下载 阅读热点 2024-01-01 12:59

  华夏时报记者陶炜张智南京报道

  苏大维格(300331.SZ)由于“光刻机”引发的涨停乍一看像一场误会,却又充满了巧合。

  9月14日午间,苏大维格在互动易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公司光刻机已实现向国内龙头芯片企业的销售,并已实现向日本、韩国、以色列等国家的出口;同时,公司向国内相关芯片光刻机厂商提供了定位光栅尺部件。”当日午后股市刚一开盘,公司股价便在11分钟内从26.49元/股涨至33.08元/股,最终收于33.12元/股的涨停价,全天换手率25.89%,成交额15.55亿元。

  交易所很快对公司下达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公司光刻设备是否能够直接用于芯片研发及制造、主要技术参数是否与业内龙头厂商存在较大差距。而公司也在9月14日晚间就通过互动交流平台进行澄清,称目前大规模批量制造芯片用光刻机主要包括DUV深紫外光刻机/EUV极紫外光刻机等,公司目前不涉及此类光刻机的整机制造。“目前公司对外销售的主要是激光直写光刻机。”公司方面表示。

  然而《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2012年就已经上市的苏大维格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把自己的产品称为光刻机的。2012年年报时,公司对相关产品的称呼是“激光直写设备”。公司首次在年报中使用光刻机这个词,是在2016年2月27日发布的2015年年报中。巧合的是,公司当时正在推进上市后的之一次定增。而公司首次在年报最显眼位置使用“光刻机”这个词则是在2020年4月28日发布的2019年年报中。两个月后,公司在2020年7月9日推出了上市后的第二次定增。

  “公司会在一周内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会回复得比较详细。”苏大维格证券部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此“光刻机”非彼“光刻机”

  9月14日午间,苏大维格在互动易回复投资者提问时的表述激动人心。公司表示“公司光刻机已实现向国内龙头芯片企业的销售,并已实现向日本、韩国、以色列等国家的出口;同时,公司向国内相关芯片光刻机厂商提供了定位光栅尺部件。”

  苏大维格还在另一条提问中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根据相关资讯,佳能等国际厂商拟尝试通过纳米压印技术在部分集成电路领域替代EUV光刻设备实现更低成本的芯片量产,公司已关注到纳米压印光刻在集成电路和芯片制造领域具备替代传统光刻的应用潜力,并在积极布局。”

  “光刻机”不愧是年来最能聚焦人们目光的话题之一。午后股市刚一开盘,公司股价便在11分钟内从26.49元/股热炒至33.08元/股。最终,该股收于33.12元/股的涨停价,全天换手率25.89%,成交额15.55亿元。

  深交所的问询函随即而来。深交所要求公司补充披露所生产光刻设备的具体类型、主要客户及下游用途,以及最一年一期境内外销售情况,核实说明公司光刻设备是否能够直接用于芯片研发及制造、主要技术参数是否与业内龙头厂商存在较大差距。

  同时,就公司提到的纳米压印光刻,深交所要求公司详细说明纳米压印技术的具体用途、研 *** 况,以及在集成电路领域的布局情况;以及公司光刻设备相关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及占主要客户同类产品采购的份额等,进一步分析说明前述产品对公司业绩是否具有重大影响;是否存在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股价、配合相关股东减持的情形等。

  而苏大维格也在9月14日晚间就通过互动交流平台进行了澄清。“在大类上,光刻机主要有两种类型。之一类是掩摸光刻机,如ASLM的EUV设备,好比‘复印机’,把掩摸上的图形投射到硅片上,可用于各类芯片的批量生产,这类光刻机技术工艺和材料难度极高;第二类是无掩摸光刻机,也称直写光刻机,包括激光直写光刻机和电子束光刻机等,用于直接将数据转变成相关图形,好比‘打印机’,可用于芯片/液晶掩摸、光模具及其他微结构的制备。公司长期从事光刻机的研制,光刻机实现了从自用到销售给国内外科研院所,再到销售给相关企业的发展路径。目前,公司对外销售的光刻机主要为激光直写光刻机,其中在科研教育领域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市场占有率,在其他行业和领域已实现的销售金额相对较小,部分应用领域离国际先进水平具有一定差距,需要持续的研发投入;纳米压印光刻领域,公司设备主要为自用,对外销售金额与直写光刻机相比较小;此外,公司也开发了投影扫描的光刻设备,拟应用于光伏电镀铜图形化领域,目前尚未实现销售。”

  此光刻机非彼光刻机,苏大维格对此作出了如此解释。

  曾经并不叫光刻机

  在对此事件展开调查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最早的时候苏大维格的年报中并没有“光刻机”这三个字,也并不把自己的产品称为“激光直写光刻机”。

  苏大维格是2012年上市的,在2012年年报里,并没有“光刻机”这个词,与“激光直写”四个字连在一起的,是“设备”这两个字。“激光直写设备”——是公司当时在年报中的措辞。

  公司首次在年报中使用“光刻机”这个词,是2016年2月27日发布的2015年年报。在《公司业务概要》这个用于介绍公司业务的章节中,公司在“核心竞争力分析”这一大项的第二段“完整工艺链优势”中说,“公司依靠先进的技术研发能力实现了从源头的光刻机制造,到个性化图形的微纳结构设计,原版开发及批量生产模具的翻制,完全实现自我供给。”这份年报中,“光刻机”这个词被用了一次。

  公司首次把“光刻机”这个词放到显眼位置,是在2020年4月28日发布的2019年年报中。在《公司业务概要》这个章节中,公司在正文之一段之一行就提及了“光刻机”。“公司是国内领先的微纳结构产品制造和技术服务商,通过自主研发微纳光学关键制造设备——光刻机,建立了微纳光学研发与生产制造的基础技术平台体系,为客户提供不同用途微纳光学产品的设计、开发与制造服务。”在这份年报中,“光刻机”这个词被使用了四次。

  从此以后,“光刻机”一词就一直留在了最前面。2020年年报中,“光刻机”这个词被使用了四次;2021年年报中,“光刻机”这个词被使用了九次;2022年年报中,“光刻机”这个词被使用了十次。

  巧合的是,公司年报中“光刻机”这三个字首次出现的2016年,恰逢公司之一次推动定增。2015年11月17日,公司推动上市后的之一次重大资产重组,2016年5月16日,公司公布了定增方案。

  另一个巧合是,公司首次把“光刻机”这个词放到最前面的2020年,恰逢公司第二次推动定增。2020年7月9日,公司推出了定增预案。

  而“激光直写”这四个字,早在2017年年报时就已经不再出现在年报中了。

  在“光刻机”这个词频频出现于年报中的同时,苏大维格的业绩却陷于泥淖。2021年,公司亏损3.49亿元;2022年,公司亏损2.79亿元。

标签: